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臨淵行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龍神通
    空中,一塊塊劍器的碎片像是雨點一般落下,砸在地上發出金屬清脆的撞擊聲,蘇云站在這片劍器碎片的大雨中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那些劍器碎片落在他的四周,被黃鐘輕輕彈開。

    文立芳臉色微變,向左松巖道:“左仆射,這位蘇士子好像是頭一天入學吧?他還未來得及學習你們文昌學宮的官學,這本事俊得很,不知道是從哪里學來的?”

    左松巖哈哈大笑,手捋胡須,莫測高深,心道:“我哪里知道?”

    蘇云仰頭望天,眼角有兩行淚水滑下。

    長久以來,仙劍烙印始終是他的心病,而仙劍斬殺各種神圣的場面,更是讓他的心病越來越重的根源。

    迄今為止,他在仙圖中所見到的死在仙劍之下的神圣,有蛟龍、金猿、畢方、應龍、饕餮、開明、梼杌、窮奇、玄武、麒麟、金犼、重明、畢方、夔龍、獬豸!

    十五種神圣,幾乎囊括了他功法的方方面面,只有他從白月樓身上學到的日月疊壁不在其中!

    而他的眼睛也與仙劍的降臨有關,他七歲那年僅僅是抬頭看了一眼,眼睛便因此瞎掉!

    盡管他曾用仙劍斬妖龍對付強敵,但在他心中,仙劍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而現在,他終于克服了自己對仙劍的恐懼,終于掌握了心中的恐懼,讓恐懼變成自己手中的劍!

    他眼中的仙劍烙印,也終于因此消散!

    他的靈界中,瑩瑩仰頭看著懸浮在靈界上空的仙劍,很是欣慰,贊道:“你終于掌握劍術神通了。”

    蘇云既是激動又是平靜,低聲道:“七年時間,我今日才算掌握劍術神通。只是不知道為何,什么是劍術,我偏偏說不出來……”

    瑩瑩來到仙劍上,在劍上行走,道:“這世上多得是口若懸河,說起來頭頭是道,動起手來卻一無是處的人。倘若你能說出來,你的劍術品階便會掉一品,說不出來才得劍術三昧。”

    蘇云想了想,只覺大有道理,贊道:“瑩瑩,你的記憶封印被破開之后,覺醒了前世記憶,你一定會一飛沖天。我已經不敢想象你今后的成就了。”

    書怪瑩瑩怔了怔,想到自己前世記憶,便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前世對她來說是一片未知,像是一個漆黑的房子,誰也不知道房子里有什么,到底是好是壞。不過,無論好壞,她都必須要面對!

    九原學宮劍道院中一片嘩然,諸多士子紛紛上前,查看劍林中的劍器,只見千百口劍器幾乎完全斷掉,只剩下蘇云手中握著的那口劍器完好!

    劍林和隱藏在這里的劍陣,可以說徹底報廢了!

    這里的劍器雖說比不上真正的劍器,只是劍陣的一部分,威力比較單一,但卻是劍道院的寶地。

    想要再煉成一座劍林,恐怕需要另一個百十年。

    文修韜目光落在蘇云身上,微微皺眉,他還是沒有從蘇云身上看到半點的劍術造詣!

    就算是蘇云剛才以無雙的劍術破開劍林第九劍陣,他也沒有看出任何劍術造詣來!

    在他眼中,蘇云依舊是對劍術一竅不通的門外漢。

    但是,為何蘇云剛才那一劍的威力如此恐怖,甚至可以摧毀劍林?

    這是他想不通的地方。

    “他應該只修煉過一招劍術,但就是那一招劍術,威力強的可怕,足以讓劍林認為他當得起第九劍陣。”

    文修韜目光熱切的看著蘇云:“一個不通劍術的人學會這一招,可以摧毀第九劍陣,摧毀劍林!倘若換做我學會這一招,威力該會有多恐怖?”

    蘇云松開劍器的劍柄,邁步向前走去,朗聲道:“文昌學宮格物院大師兄,前來拜會九原學宮劍道院的諸位士子!”

    四周的九原學宮劍道院的士子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各自邁開腳步,跟在他的身后,想要挑戰他,但卻不敢出手。

    蘇云經過文修韜,文修韜遲疑一下,握緊拳頭,隨即拳頭松開,猶豫不決。

    他很想挑戰蘇云,戰敗蘇云,但是蘇云那一劍的威力讓他有些畏懼。

    蘇云徑自邁步向前,走向劍道院中心的大殿,邁步登上臺階來到殿前。

    蘇云仰頭看去,只見劍道院正殿的柱子上掛著一副對子。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這說的是劍器吧?講的真好。去劍如雷霆,有雷霆之勢,卻無雷霆之音,收劍像是月光下的江海,波光粼粼。”

    蘇云贊嘆連連,轉過身來,看著身后跟來的諸多劍道院士子,躬身見禮,道:“諸位士子,我來到劍道院,不能施展劍術在諸君面前班門弄斧,所以今日只能以神通來領教各位的劍術。”

    他環視一周,微笑道:“諸君,難道要被我欺壓到頭上,也不敢反抗我嗎?”

    下方,劍道院士子頓時感覺到一股熱血往上涌,這種羞辱感幾乎讓他們按捺不住!

    一個劍道院的靈士一個箭步沖上正殿,不由分說拔劍,高聲道:“我……”

    “咣——”

    鐘聲響起,那靈士劍招尚未遞出,整個人向后倒飛而去,嘭的一聲撞在對面的大殿屋頂。

    蘇云歉然道:“忘記告訴諸位,我已經修成第一洞天,清虛洞天,修為可能有點高。”

    他話音剛落,劍道院正殿下方,一個個靈士爆喝,但見大大小小的洞天浮現出來,有的一個,有的兩個,還有三四,四五個洞天的!

    只擁有一個洞天的,都是少數!

    甚至,連修成六大洞天的人,都比只修成一個洞天的要多!

    蘇云向下看去,只見劍道院諸多士子殺氣騰騰,這些靈士的性靈坐鎮在各大洞天之中,極為壯觀。

    “他們中大部分人,不是剛剛考入九原學宮的士子罷?古怪了,我們格物院為何沒有前幾屆的士子?”

    蘇云心中大惑不解,聲若洪鐘,問道:“你們的洞天比我多,為何修為還這么弱?”

    “大言不慚!”

    正殿下方,士子們義憤填膺,突然一個修成六大洞天的靈士上前,沉聲道:“我田舒放前來領教!”

    錚!

    劍光亮起,田舒放身前身后到處都是劍光,一道道劍光的劍尖輕輕一抖,便有一口口飛劍射出,宛如有數百人持劍,施展出劍招,從四面八方向蘇云攻去!

    他的劍術神通精妙無比,臺下頓時傳來一片喝彩,就在此時,只見蘇云抬手把黃鐘摘下,右臂一輪,大鐘旋轉。

    “咣!”

    所有飛劍破碎,甚至連四周空氣也劇烈震動一下,田舒放在恐怖的神通中倒飛而去。

    臺下眾人紛紛回頭,只見那鐘聲沖擊之處,對面的大殿門戶破碎,后殿墻壁瓦解,田舒放飛過那座大殿,轟隆一聲掛在另一座大殿的墻壁山,全身上下插滿了破碎的劍光。

    劍光散去,留下一個個血洞。

    立刻有士子奔過去,將田舒放從墻壁里摳出來,試探一下鼻息,回頭又驚又喜道:“田師兄還有氣!快請醫學院的士子來救人!”

    正殿劍臺下,劍道院的士子們又轉回頭去,看著臺上的蘇云。

    蘇云微微皺眉,他的靈界中,瑩瑩也在皺眉,在蘇云的第一洞天中圍繞他的性靈飛來飛去,道:“不行,不行!這幾個士子太弱了,根本無法校正你的神通大小。他們的實力須得再強一些,才方便校正!”

    蘇云眉頭緊鎖,向下方的劍道院士子道:“諸君,你們這么弱嗎?”

    兩位修成第六洞天的士子憤懣難當,縱身躍起,厲聲道:“文昌學宮的敗類,死!”

    他們幾乎是同時躍起,待看到對方時,才知道壞了規矩。蘇云是來挑戰的,若是傳出兩人圍攻蘇云,肯定丟了九原學宮的臉面,但此時兩人都已經跳出來,想要退回已經來不及。

    那兩位靈士眼中精光閃爍,同時出招,劍滿天空,心道:“一是出來了,索性裝作不知道,同時出招。只要戰勝文昌學宮的惡棍,便推脫沒有看到對方!”

    “咣!”“咣!”

    兩聲洪亮無比鐘響過后,臺下的士子們回頭,只見那兩位師兄在鐘聲中倒飛而去,兩股鐘聲將第二座大殿轟穿,那兩位靈士一前一后撞擊在第三座大殿的墻壁上,被一口口氣血所化的斷劍刺穿,掛在那里。

    “還是不行。”

    瑩瑩坐在蘇云性靈的肩頭,晃著腳丫道:“他們太弱,別說提升你的戰斗技巧,就連你的黃鐘神通都難以完善。”

    蘇云來到臺前,俯視下方的劍道院士子,失望道:“諸君,你們劍道院沒有更強的師兄了嗎?九原學宮劍道院,難道徒有虛名嗎?”

    他搖了搖頭,準備下臺。

    “大師兄!”

    諸多士子紛紛向文修韜看去,文修韜遲疑一下,緩緩上前,蘇云停下腳步,露出期待之色:“你是九原學宮劍道院的大師兄?”

    文修韜沉聲道:“不錯。我便是文……”

    他還未來得及介紹自己,蘇云耳朵動了動,臉色微變,面色和善道:“去年八月初七,文師兄去了天門鬼市對不對?”

    文修韜怔了怔,道:“我去過天門鬼市,你……”

    蘇云從袖筒里取出一炷香,催動氣血化作火焰,點燃了,對著天空拜了拜,插在腳下的石階上,面色愈發和善,道:“那天晚上我也在天門鬼市中,我可能見過你。不知道那晚與你一起前往鬼市的,都有誰?”

    他取出一炷香點燃了,送到文修韜面前。

    左松巖與文立芳站在劍道院外,聞言突然心中一緊:“上使果然是來查案的!只是去年八月初七的天門鬼市,與目前的案子有何關聯?”

    文修韜把香丟在一邊,道:“那次是我娘親文仆射率領幾大世家的士子進入天門鬼市歷練,看看是否能得到一些寶物……你到底是何人?你那時也在天門鬼市中?”

    “文仆射率領幾大世家的士子,進入鬼市?”

    蘇云轉過頭來,向劍道院外的文立芳看去,臉上露出笑容,道:“第二天,楊勝便找到了你們,對不對?”

    文立芳目光恰恰掃來,與他的目光交匯,這婦人微微蹙眉,腦中一個個畫面閃過,心中突然一亂:“我好像從前見過他……他這幅面孔,有些熟悉!等一下,等一下,我一定在哪里見過他……”

    文修韜道:“你認識楊勝?那是個很有趣的人,可惜好久沒有見過他了。”

    蘇云突然高聲道:“文仆射,我不用劍術,只用神通,與文師兄賭斗一場。文師兄若是能贏我,我把我的劍術教給文家。你意下如何?”

    文修韜眼睛一亮,沉聲道:“你此言當真?”

    蘇云的目光依舊落在文立芳身上,聲音變得無比冷漠:“當真。不過,你用文昌學宮的劍術神通肯定贏不了我,除非你用真龍神通。”

    文修韜心頭大震:“你怎么知道我文家有真龍神通?”

    蘇云眼中充滿殺氣,目光從文立芳身上移開,落在他的身上。
二八杠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