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 第691章 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強求
 “易醒醒,權少現在正和雪琪睡在一起,確定需要把電話拿進去,讓你面子過不去嗎?”

“我想你是應該知道昨天飯局上面,權少對你態度不好,不要辛辛苦苦拿到投資,轉眼就被收回。”

琳達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依照琳達對于易醒醒了解,已經將話說的這樣難聽,她是不會再次重播電話過來。

雙手握緊手機,琳達打開權離亭手機相冊功能,果然仍舊全部都是易醒醒!琳達真不明白易醒醒究竟比她好在哪里,就在剛才琳達已經做出欺騙權離亭的事,現在不介意再做一次,將一切做的漂漂亮亮。

這樣想著,琳達雙手一松,手機直接掉進別墅外面泳池。

“琳達,剛剛是誰電話,怎么沒有把我叫醒?”

權離亭披著一件白色睡袍,慵懶掛在身上,露出大片蜜色肌膚。

權離亭距離琳達近些,琳達能夠清晰聞到權離亭身邊有股酒味,如果換做其他男人,琳達早就嫌棄推開。

但是因為權離亭,讓她感到瘋狂迷戀!“少爺,昨天喝酒喝多,怎么不去多睡一會。”

“剛才電話,不過就是集團一些小事,我能處理。”

琳達嘴角帶著笑意,一副溫和善良模樣。

“是誰準許,你能接聽我的電話?”

“還有,通話記錄給我看看!”

骨節分明的手擺在琳達面前。

“對不起,剛才手滑,手機掉進泳池。”

“但是,少爺難道不相信嗎?”

“琳達二十二歲大學畢業跟在您的身邊,整整四年,沒有理由欺騙您的。”

權離亭注視琳達,整整好幾分鐘,隨后淡然一笑。

自己究竟還在期待什么,昨天說出要求易醒醒滾,易醒醒真的沒有出現別墅,由此可以感覺出來易醒醒真的迫不及待想要逃離他的身邊,怎么可能還會撥打電話進來。

“重新買個手機。”

“是的。”

“另外,換掉手機號碼,有些事情或許真的不能強求。”

權離亭這句話不知道究竟說給琳達聽,還是說給自己聽。

但是琳達能夠看得出來,權離亭轉身背影充滿落寞孤寂。

沒有關系,只要給她時間,易醒醒能夠做到的事,她也一定能夠做到!琉璃別院客廳。

蘇妙兒的確有些手段,很快已經與寧錚玩成一片,此刻正在三樓收拾行李。

陸司寒則與官縛正在書房商討未來云城諸多事項。

只有姜南初空閑,但是她有心事,此刻安靜等在書房門口,準備等到他們聊完,她再進去。

“夫人,可別站累,我去找把椅子過來。”

祝林媽媽上樓打掃衛生,看到這幕立刻開口,結果驚擾里面兩人談話。

陸司寒什么事情向來不愛瞞著姜南初,所以這次索性直接安排南初進來聽著。

聽著他們對話,姜南初發現陸司寒政治上面天賦更好,他的每條決策,都是可以直接受惠千萬百姓。

看著看著姜南初忍不住露出崇拜的目光。

“今天說到這里,之后更多計劃,我們時刻溝通就好。”

“還有南初,我想你找官縛也是有事,對嗎?”

“沒錯,這次是想拜托官縛軍長替我在云城尋找一位失蹤同學。”

“夫人,說來聽聽,這位同學是有什么特點。”

“名字叫做范啟星,性別為男,年齡二十,從前就讀舞蹈專業,在去年十月份失蹤。”

“前段時間剛剛去過他的帝都老家,發現范啟星非常喜歡云城,所以想拜托你留意留意,這是他的照片。”

姜南初遞上一張從前學校照片,放在官縛手中。

“沒有問題,拿著照片,這就好辦。”

“等我回到云城,立刻細細打聽,如果能有他的消息,立刻通知。”

交代一切,官縛一家終于踏上返回云城的路。

整個琉璃別院因為缺少官寧錚,立刻變的冷清起來。

不過肚中寶寶再是兩個多月就要降臨,成為他們最為期待的事。

平靜的生活在圣誕節前夕,迎來明家宴會。

說到宴會,姜南初想要穿的漂亮些,特地從衣柜選出一件略顯腰身晚禮服,但是僅僅穿上只有幾分鐘,就被陸司寒困在衣帽間,上下其手。

“這種衣服怎么穿出去,換套。”

“可是這樣穿上好看很多,只是簡單幾個小時。”

姜南初嘟起嘴,嘟囔道。

“肚中寶寶也說穿著不怎么樣,聽我的吧。”

“不然我可不能保證,今天究竟能不能參加晚宴。”

“畢竟,好像你并不知道自己有多迷人。”

溫熱的氣息打在耳畔,姜南初縮縮脖頸。

心想等到將來寶寶落地,她的生活一定特別苦逼!一小時后,姜南初還是換上陸司寒選擇那套白色寬松連衣裙,配上一件紫羅蘭色毛呢外套前往晚宴。

明家夫婦總是覺得虧欠綠蘿很多,所以這場晚宴將錦都所有名媛千金,世家公子,全部請來。

容幼儀,戰盼夏兩位好朋友,同樣打扮光彩奪目,正在宴會廳內平常甜品。

她們看到姜南初,立刻沖著姜南初招手。

姜南初提起裙擺就要快步走過去,結果就被老公拉住手腕,邁著淑女步伐過去。

“堂哥,真是處處都有狗糧等著給我們,過分!”

“你們兩多多照看她些,我要先去與明肅老師打聲招呼。”

“司寒,放心吧,我們兩人在,南初保證平平安安,絕不出錯。”

容幼儀笑著從他手中挽過姜南初。

等到陸司寒一走,戰盼夏立刻嘰嘰喳喳像只麻雀一般開口。

“我的乖侄,幾天不見,感覺變大。”

“南初,你去嘗嘗這個芒果蛋糕,味道特別純正!”

“好啊,沒有問題。”

姜南初接過蛋糕小口小口開始吃起來。

“南初,其實有件事情,埋在我的心里很久,不知道該不該說。”

戰盼夏想起之前一件事情,露出為難表情。

其實仔細想想覺得不應該,但是不說總覺得是在欺騙。

“盼夏,我們之間沒什么話不能說的,盡管開口。”

“好吧,其實這事關于戰家,關于我的三堂哥。”

 
二八杠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