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宋春歸 > 第745章 大買賣8
    迪古烈用拳重重擊在土墻上,震得土墻都似乎震顫起來,“真不知道監軍大人為何要大費周折,平白便宜這些宋人!”

    “監軍大人才智過人,不是你我能猜透的。不過,都統大人已經是下定決心,攻打大宋了。”說話的男子顯然就是王差官口中的兀恩。

    “你怎知道?!”迪古烈聽說要打大宋了,連忙追問道,“可是監軍大人所說?”

    迪古烈口中的監軍,是都統完顏宗翰手下大將希伊,眼下完顏宗翰回了京城,希伊正坐鎮云中,繼續搜捕耶律延禧。兀恩搖搖頭,說道:“咱們的都統大人可不是東面的那位菩薩太子,還記得大軍剛剛攻入遼國中京,嚇得耶律延禧不敢在燕京城中逗留,往西逃去,都統大人只是向當時的都元帥,如今的冢宰吳乞買發去信使,勸都元帥追敢殘軍,可是根本不等都元帥回信,都統大人便率軍西進了。上下一番苦戰,這才奪得云中,讓耶律延禧沒有了站腳的地方。”

    迪古烈被兀恩說的也想起了去年時殺進云中的情景,眼中滿是熱切的目光,興奮地說道:“還是跟著都統大人過癮,連番硬仗,才奪得這一大片州城。”

    兀恩冷笑著說道:“如今都統大人趕回都城,監軍大人這樣安排,豈是只為給大宋那個大官白送羊皮?”

    “可這幾十輛車,又能藏得下多少人?到了宋境,又能濟得什么事?”迪古烈遲疑著問道。

    “我大金勇士,個個能以一頂百,能有一百人進去,便能殺敵奪關!”這位兀恩顯然是一位猛將,說話間自然有一股不容辯駁的氣勢,瞥了一眼迪古烈,激道:“你要是不敢去,就留在這里過舒坦日子!”

    迪古烈頓時叉腰行禮道:“迪古烈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膽小鬼!還望兀恩謀克仔細示下,到了大宋境內后,該如何行事?”

    “我金人勇士誰是貪生怕死之輩?!這可是立大功的機會,迪古烈率人在前,先入宋境。我兀恩自會率二百鐵騎緊隨,只等你由內攻打瓶形寨時,我便趁亂率兵由外攻打,內外夾擊,定可奪下瓶形寨。”

    迪古烈眼中放出光彩,“迪古烈定當奪下瓶形寨!我這就去點選勇猛之士。”說著就要出去,兀恩叫住說道:“先不必急。貨場里共有馬車三十四輛,都交由宋人拉貨先行。你再從別處貨場找來三十輛車,裝貨藏人后,車隊趕上前面的宋人車隊,一并入關。到時由你相機行事。”

    “奪下瓶形寨,接下來要如何行事?”迪古烈追問道。

    “下面的事,監軍大人只說會有大軍接應。我們只要在瓶形寨關口插上我們的旗子,那邊成了!”

    迪古烈聽完了兀恩的計劃,這才重新出門布置去了。

    自以為精明能干的鄭掌柜已經打定了主意,今次只運這一庫的羊皮回太原,一來貨物成色上謹慎些,二來也算是為后面那些羊皮蹚一蹚路,何處車運,何處馬馱,何處落宿歇息,這些都要心里有個數兒。

    王差官和毛財兩個人正督促著從客棧趕來的那些車夫,將貨場內的馬車套上,然后給馬車編上號牌,依次停在庫房門口處,將里面已經驗看過的羊皮成捆地碼放在馬車上面。

    毛財還是不放心,又守在每一輛停在庫房門處正在裝貨的馬車旁,隨時查驗要裝車的羊皮,等他覺得放心了,這才點點頭,示意車夫們裝到車上。

    三十四輛馬車,兩萬多件羊皮一直裝到午后,這才裝好。王差官看了一眼長長的車隊,回身對貨場的那位契丹男子道了別,約定運回太原府后便空車而回,繼續裝運,這才上馬離開貨場,而鄭掌柜和毛財早已經不耐風寒,鉆進備好的馬車里去了。

    舊遼西京,大同府。西南西北南路都統府就在大同府的府衙內。

    大同古為云州,初時遼進占云州,設置大同軍節度,后又改云州為西京,設西京道大同府。再后來,拆析云中,置大同縣,為遼之陪都。除了大宋鎮守邊關的楊無敵曾經打到過大同,大同就始終處于契丹人的控制中了。

    現在大同雖然已經換了主子,由大金占據了,不過金人仍舊沿照遼人舊例,稱呼大同為西京,將西京視為陪都。

    大同處于陰山、燕山、呂梁山、太行山這四條北方雄山之間的交通要道上,是要道上的中樞。兼且大同外部地勢險要,東邊是太行山,西面是黃河,北面有陰山,南面有恒山,這樣的地理位置最利于據險防守。

    而且大同本是南北東西群山之中的一處平坦之地,中心所在地勢平緩,利于耕種,不必從遠處調集糧草便可滿足守軍吃飯問題。更可以在這里囤積大量的兵馬糧草,為防御外地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

    最主要的,大同所處的位置,正是塞外彪悍勇猛的游獵部族與關內如小羊羔一般軟弱的漢人相抗衡的一個重要結點。漢人占了大同,便能將塞外來去如風的鐵騎攔截在外;而游獵部族奪得大同,便如同打開了漢人的家門。

    正是看到了這一點,都統粘罕才執意要借著搜捕耶律延禧的機會,從中京率軍一路西來,奪得大同府。而且在漢人皇帝幾次給老皇帝遞來國書,催促按照兩國盟約,將山后朔、應、武、蔚等七州交還給漢人,都統粘罕幾次都強硬請求不能還,為的就是日后能順利南下。

    現在時機終于來了。

    老皇帝駕崩,老皇帝和漢人皇帝之間立下的盟約自然就不必再遵守了。而契丹人也已經完了,雖然那個耶律延禧還在外面召喚人馬隨時反攻,可是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反而是燕京一帶短短一年時間里冒出來的萬勝軍,讓希伊和粘罕都有些坐不住。

    不過這反而促使粘罕和希伊更迫切想要發兵南下的念頭,雖然從居庸關等幾處關隘無法攻入燕京,可是如果當他們的大軍南下,對燕京形成一南一北的夾擊之勢,再加上燕京南面地勢平坦,沒有險關可以防守,要想攻入燕京,就不是什么難事了。
二八杠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