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廢柴逆天召喚師 > 第3761章 謝謝你的美酒
 她們已經踏入神鯨島的范圍之內,陣法沒有被激發,而神鯨島的浩渺,足以讓第一次進入這里的人,狠狠地吃一驚。

神鯨島的確很大很寬廣。

同十萬年相比,又是天差地別,而且通過無盡神通,移山填海,讓神鯨島的范圍比十萬年擴大十倍不止。

說是島。

其實幾乎等同于一小片大陸。

赤瞳平素并沒有那么熱情,但是白羽娜看了一眼赤瞳,她覺得今日的赤瞳格外不同,她聽見赤瞳笑瞇瞇地對空澤說道。

“我擅長釀酒。

你要不要品嘗一下,我釀造的好酒?”

白羽娜有些納悶。

赤瞳叔叔平素不是都把他釀造的那些上好的美酒通通藏著掖著,怎么現在想開了——要把他釀造的好酒,拿出來給空澤喝?

這有什么值得討好的啊。

大概是因為對方享受到了自己沒有享受過的待遇,所以白羽娜有些憤憤不平。

而赤瞳的雙眸則是盯著空澤,看著她點頭,才好像松一口氣,然后直接對著她說道。

“我的酒窖在東面。

那里有一片地方,特地被我拿來釀酒。”

“平素神鯨島上頭的這些弟子們,是不敢前往那里的。

但是偏偏只有白羽娜膽子大,隔三差五來偷酒,還常常偷酒給旁人喝。”

他提到白羽娜,那個少女則是看了赤瞳一眼,然后輕輕地哼了一聲,卻沒有否認赤瞳的說法。

赤瞳笑瞇瞇地走到白羽娜的身旁,然后伸出手揉了揉白羽娜的頭發。

白羽娜冷哼一聲,卻不買赤瞳的這個賬。

“你平常不是都不讓我喝你的好酒,卻主動拿給旁人喝,我才不相信你。”

赤瞳知道這位小公主只怕是有些吃味了。

赤瞳笑瞇瞇地盯著她的臉頰,他伸出手揉了揉白羽娜的額頭,然后才說道。

“下次再請你。”

然后他帶著空澤,大踏步地向他的私藏之地走去!……神鯨島之中,有幾個禁地,是不能夠隨便讓人踏入其中的。

其中之一。

便是赤瞳的酒窖。

所以雖然這里經常奇香陣陣,但是神鯨島的弟子,再好奇,也不會隨隨便便地踏入到這里來。

而眼下這一刻,赤瞳卻主動帶著空澤來到酒窖之中——空澤指著那些滿滿當當的酒壇,同酒池,格外認真地對著空澤說道。

“你喜歡什么樣的酒?”

“我給你挑選一種最為適合你的。”

空澤的眸光在這些酒壇之中一閃而過,卻突然向深處而去!赤瞳愣住了,然后他也跟著空澤一同往前而去,赤瞳跟在空澤身后,聽見空澤平靜地說道。

“我喜歡的酒,不在這里。”

不過這少女盡管這樣說,卻還是繼續往前走去,她越走越深,然后才終于停下來。

她的眸光,掃過那一壇壇擺放得歪七扭八的酒壇子——赤瞳的眼底涌動著幾分好奇,他也很想要知道,空澤會挑選出什么樣的酒來。

這少女似乎并沒有太過猶豫。

然后她指著其中的一個酒壇。

說道。

“就是這壇酒。”

“能不能啟封?”

赤瞳當然不會舍不得這么區區一壇酒,但是他的表情有點為難,隔了數秒之后,他卻說道。

“你想喝也可以。”

然后赤瞳走過去,打開了這壇酒。

撲面而來的酒香甘醇無比!這壇酒,不知道塵封了多少年,酒氣濃郁無比,甚至幾乎快要化作實體,那撲面的酒氣緩緩飄蕩開來,酒氣蒸熏,讓人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而赤瞳則是凝望著眼前的少女看。

她直接手指之中的神力凝聚成了一只精致的小酒碗。

然后從這壇子里頭,涌出的液體。

精準無誤地落在了她手掌之中的這只精致無比的小酒碗之中。

赤瞳盯著她掌心的酒。

然后猶豫片刻,方才主動開口說道。

“你手掌心的酒,是我十萬年之前……就想要釀造的美酒。

核心的酒曲,乃是當年玄月大婚的時候,我給她的釀造的那批宴請賓客的美酒里頭所留下來的,我隔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敢重新再釀造一壇。”

“這酒。

哪怕是白羽娜,也不能喝到。”

“我根本沒有想過,要給任何人飲用。

在我的心里頭,這是我的回憶。”

“我在這一點上頭,或許有些自私,根本不想要跟任何人分享。”

赤瞳抬頭盯著這少女。

他的那雙赤色瞳眸里頭,有無盡懷念,看著那少女的手指似乎略微動了動,他才又重新搖了搖頭,然后赤瞳說道。

“不過沒關系。

今日我請你品嘗這碗酒。”

對面的空澤舉起手掌。

把這碗酒,一飲而盡。

酒水入喉,她雙眸反而愈發清明。

而虛空之中的酒氣,卻并沒有停止升騰,酒氣不斷變換,化作了在半空之中騰飛的云霧,然后是一張清麗不可方物的臉頰,那少女握著一把劍,她站在那里,讓人移不開眼,即便這酒氣所化的模樣,有些模糊,可是即便如此,還是能夠看得出,這少女擁有一張多么好看的臉龐。

她的氣質,超凡脫俗。

而赤瞳盯著這少女的臉頰。

他的眸光之中,隱約有淚水涌動,但是很快又被他自己抑制住了。

他只是。

太懷念玄月。

而這種懷念的思緒,在他的心臟之中涌動,他腦海之中涌現出那么多,他同玄月相處的瞬間,他時時刻刻都不能忘記。

他過了這么多年,對于赤瞳而言,不論是做妖獸還是做神獸,他人生之中最最痛快的時刻,都是同玄月相處的時候。

最快樂,最痛快,最不能忘的一切。

都同她有關。

而空澤則是默默地飲下那口酒。

她看著一旁已經完全恍惚的赤瞳,突然說道。

“你很想她么?”

赤瞳苦笑。

“怎么可能不想念?”

“我每分每秒,做夢都在想。”

空澤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他說道。

“所以你們都認識白玄?”

赤瞳嗯了一聲。

“他同玄月的關系,就如同我們同玄月的關系一般無二。”

這少女手中的那杯酒終于徹徹底底地飲盡了——她默不作聲地隔了數秒鐘之后,然后她才輕聲說道。

“原來如此。”

她緩緩地站直了身體。

這少女說道。

“謝謝你的酒。

這酒很好喝。”

“我會……給你答禮。”

 
二八杠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