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第一贅婿 > 第1371章 神仙醉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永夜城中。



    街道繁華,人來人往。



    秦立,葉輕語并肩而行,漫步在寬闊街道上。



    二人都遮掩了容貌,不然北國長公主走在街上,路上行人絕對跪滿街頭。



    “我給你買一套衣服吧!”葉輕語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皓齒,好似月牙彎彎:“入了北域,就要入鄉隨俗,你老是穿著一身單薄的布衣,顯得格格不入。”



    秦立四下一瞥,北國修士穿皮帶裘,一身戎裝,自己這一身長袍的確怪怪的:“麻煩了長公主了。”



    “都說了,叫我輕語。”葉輕語捂嘴偷笑。



    秦立點頭,報以微笑。



    很快!



    二人進了一家裁衣鋪。



    老板熱情道:“兩位客官,想要什么衣物。”



    葉輕語經驗很足,說道:“給他拿一條銀裘狼衣,再弄一套定制勁裝,我要親自給他測量尺寸。”



    老板很恭敬的奉上一把皮尺。



    葉輕語如同一個賢惠的妻子,貼在秦立的后背,為他測量腰圍,身高,臂長……



    秦立覺得十分不好意思,總感覺被葉輕語背后報住,輕輕一嗅,能聞到一股暗香,淡若梅蘭,清冷若雪,讓他心里癢癢的。



    最令人把持不住的是背后觸感,雖然隔著厚厚衣裘,但那種柔若輕煙,盈若水波的壓迫感,實在可怕。



    “怎么了,你好像臉紅了。”葉輕語湊的很近,請吐蘭息,熱風灌入秦立的脖頸。



    秦立一個激靈,假裝平靜:“沒事沒事!”



    其實心里撲通撲通跳。



    因為女子太撩人了,就像是一個鄰家的漂亮大姐姐,大方自信,總是沐浴在陽光之下,給人一種很溫暖貼心的感覺。



    每次秦立有事找葉輕語幫忙,她總是一口答應,三兩下就解決,極其的靠譜,而且與她相處,也非常輕松愉快。



    硬要找一種形容,那就是后背癢,死活撓不到時,有一個女孩子總能找到準確位置,為你撓癢。



    這時候!



    店里來了一個家伙。



    “老板,這些禽羽你要嗎?”



    尤大刀走了進來,依舊是一套儒服,氣質文雅,和他的名字完全兩回事。



    秦立雙目一瞇:“半妖,好久不見啊!”



    尤大刀若無其事道:“原來是你,地圖如何,找到天池冰泉了嗎?哎呦,長公主也在啊!”



    葉輕語微微詫異:“你居然看破了我的偽裝,等一下,我好想記得你。你是炎魔仙王剛收的徒弟,好想是一個半妖。”



    秦立一楞,炎魔仙王居然和半妖攪合在一起,總感覺這兩人是一丘之貉。



    “如果沒什么事情,我就先行離開了。”



    尤大刀轉身離開。



    見此!



    秦立大感古怪。



    葉輕語問道:“怎么了?”



    “沒什么,我們繼續逛街!”秦立搖搖頭。



    又在裁衣鋪中滿活一陣子,秦立換了一套勁裝,好像是銀狼皮的料子,非常暖和,配上秦立獨有的凌厲氣質,帥的一塌糊涂,引得路過的女修頻頻側目。



    “我們去前面看看,最近來了一支走私商隊。”葉輕語拉著秦立的手腕,向前走去。



    秦立自然不會拒接。



    如今天下大亂,四域對立,商業通道被掐死,但還是有一些不怕死的修士,為了高額利潤,做起了走私的生意。北域物質匱乏,還是很歡迎他們的。



    “南域的火焰石,驅寒珍品。”



    “這可是東域的天火紋兵器。”



    “西域丹藥,最后一批了。”



    一眾走私攤販賣力吆喝,賺的盆滿缽滿。



    葉輕語很給面子,買了許多艷麗布料,珠寶首飾。



    秦立則是買了五百枚白玉簡,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不會缺少玉簡。



    此時!



    背后響起一道男聲。



    “老板,有沒有南域的胭脂水粉?”



    秦立,葉輕語齊齊一愣,因為這聲音太熟悉了。



    二人轉過頭來,就看見一位英偉男子,腰挎長刀,神氣非凡,正是北域第一天才,葉北辰。



    “姐,酒部次席,你們怎么會在這里?”葉北辰一嚇,有一種做壞事被撞破的慌亂。



    葉輕語柳眉一挑,笑吟吟都:“弟弟,你一個大男人買什么胭脂水粉,莫非是有了心上人。”



    葉北辰擺擺手,解釋道:“姐,我向來修煉為重,怎么會有心思談戀愛。只不過我不小心打翻了婢女的胭脂,所以準備買一些回去賠罪。”



    “你們聊吧!我還有急事,先走一步。”



    說罷!



    葉北辰急匆匆離開。



    秦立詫異道:“想不到北辰仙王如此善待下人。”



    葉輕語玩味一笑:“女人的直覺告訴我,北辰有心上人,到底是哪家的姑娘,這么幸運!”



    秦立相當無語,有必要這么八卦嗎!



    逛了一圈后。



    兩人累了,準備回去。



    葉輕語提議道:“要不去我哪里坐坐,你不是想突破六七屏障嗎?我可以傳授一些經驗。”



    秦立頓時來了精神,拱手道:“那就叨擾了。”



    二人便回了公主府!



    府中早已備好了珍饈海味,靈果美酒。



    秦立比較直,壓根就不在乎這些,問道:“輕語,快和我說一說,突破屏障的要訣是什么?”



    葉輕語笑道:“我父親曾經告訴我,修煉就是一個了解自我,堅定意志的過程,六七屏障看似是修煉瓶頸,實際上是心障,若有自知之明,就能突破!”



    “自知之明?”秦立反復咀嚼這句話,似有感悟,實際上云里霧里,不得要領。



    葉輕語則是拿出一個玉酒壇,也就巴掌大小,但酒香味極其的濃烈:“這叫做神仙醉,是醉酒仙王最得意的作品,雖然是六品酒,但沒有一點的藥力,不過能醉倒仙王九品,他當年喝了半壇,醉了三天三夜,醒來之后,就莫名其妙晉升仙王七品。”



    “還有這等好事!”



    秦立眉飛色舞,趕緊道:“快給我倒上一杯,我要嘗嘗味道。”



    “少喝一點,不然醉倒了就麻煩了!”葉輕語盈盈一笑,斟了滿滿一杯酒液,酒液澄清如水,但酒味濃烈如潮,仙主聞一口,也得醉倒當場。



    “放心,我體質超絕,比妖獸還厲害幾倍。”秦立滿不在乎,一言而盡,味道很好,只是酒液入腹之后,仿佛一股熾熱火焰蒸騰,從渾身毛孔散發開,弄得他臉色漲紅,火燒火燒的。



    葉輕語湊了過來,輕輕倚在秦立身上,又斟了滿滿一杯酒,問道:“秦立,你喜歡北域嗎?”



    “挺好的,魔君待我極好,你也是這般,我過得很快樂!”秦立飲下第二杯,如同火上澆油,酒勁沖腦,令他暈暈乎乎的。



    葉輕語越發大膽,坐在秦立的大退上,倒滿第三杯酒液,詢問道:“那你以后就長住北域,別再其他地方游歷了。”



    秦立越喝越上頭,第三杯下肚,思緒有些迷蒙,吐露心聲:“不,我想回西域,如果達到仙王九品,我會隱居書院秘境,哪里有我的妻子,師叔,朋友……”



    說到一半!



    秦立實在扛不住了。



    神仙醉,的確醉神仙,饒是秦立體質特殊,也醉醺醺的,栽倒在葉輕語的壞中。



    葉輕語狡猾一笑,捏了捏秦立紅撲撲的臉頰,自語道:“真是一個又帥又可愛的家伙,資質又這么超絕,煉丹煉器樣樣精通,我一定會把你永遠留在北域。”



    迷蒙間!



    半夢半醒,虛實真幻。



    秦立似乎做了一個真實的夢,隱隱約約紅帳熏紫煙,好一雙出水白玉璧,入我心田共枕眠。
二八杠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