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異世荒野直播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自古情書難書情(下)
    夏爾米的信和包裹?

    聽到這個名字,凌默不由心中一動,回憶起那個長相嬌俏可人、性格狂氣自戀、身材滿分胸部超大的紅發御姐來。十七年前,自己的隊友還剩五人(變態德魯伊得了超級艾滋病死了),這五個人里面:

    前女友、妮婭直接帶領著人族的高層戰力,展開了對自己的圍殺;

    身為牧師的水銀燈,假借給自己上BUFF的名義,往自己身上下了詛咒,也算是背叛了自己;

    乖乖女刺客沒有參與正面戰場,但在自己重傷、向魔獸雨林逃遁時,她卻在半路上設伏,差點真正的殺了自己;

    一開始的翻雷滾天加運命之矢兩個雷系大禁咒,看能量氣息很像是夏爾米的,但凌默卻很清楚,那是前女友用隱秘的手段,借用的夏爾米的力量,并不是出自夏爾米的本意——如果是夏爾米親自施展禁咒,那些閃電不可能不會拐彎。

    妮婭只看到了夏爾米的法術,沒在戰場上看到另外倆人,還以為她倆沒有參與背叛。只有凌默心中清楚的知道,“被選召的孩子們”之中,唯有雷電法神夏爾米一人,沒有真正參與對自己的背叛。

    在那場背叛的三天前,夏爾米說她的身體出了點狀況,她要趕著回老家治療,凌默毫不猶豫的給她準了假,并親自把她送到清風平原的傳送點。只是,當時的凌默怎么也沒想到,這一次分離,竟差點成了永別。

    凌默不能確定,夏爾米到底知不知道其他隊友謀劃的背叛,她說“回老家治病”,時不時對其他隊友的一種妥協,但起碼在那場戰斗之中,他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到夏爾米的出現,這就足夠了,心已經傷痕累累的凌默,并不愿相信夏爾米也叛變了。在拿到任何決定性的證據之前,凌默不愿意去懷疑對方,因為如果真是那樣,豈不是說,他自己的冒險團,全團的人都盼望著他死?

    人吶,有時候真的需要點幻想來安慰自己。

    如果是其他叛徒的包裹,凌默肯定會直接毀掉,防止又是什么陰謀詭計;但既然是夏爾米的親筆信,他姑且還是愿意看一看的。

    見凌默緩緩點了點頭,龍洞里面,透出一股子喜悅的情緒,然后一個小巧可愛的箱子便慢慢漂浮了出來,箱子的正面貼著個粉紅色的信封,信封上用蠟筆畫了一個大大的卡通心形,封口處,還印著一枚鮮紅的唇印,光是這么一看,就覺得少女心滿滿。

    凌默:“……”

    這風格,確定了,就是夏爾米本人,但忽然有點不想看了怎么辦?

    心中雖然吐槽,但凌默的手并未放下,他非常小心的將小箱子接住,先是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一遍,重點看了看小箱子的鎖扣處,那個心形的印泥——完好無損。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這個印泥,其實是夏爾米師從裂空教派的秘術“心之鎖”,除非先將之強行破壞,不然絕對無法打開,最妙的是,這個印泥一旦被破壞,就會留下無法修復的破壞痕跡。從箱子的現狀來看,龍之魂應該是條非常講信譽的龍,將包裹在身邊帶了十七年,也沒去偷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沒有急著拆開箱子,凌默先拿起那個少女心滿滿的信封,看著封口處那個鮮紅的唇印,猶豫了良久,最終還是把眼一閉,把信封拿到臉前,拿自己的嘴唇碰了碰那個唇印——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個唇印同樣是裂空教派的封印術,必須是“正確的收件者”親吻唇印,信封才會被打開,然后附著于信封上的法術就會發動,直接將信上的字跡抹除。

    旁邊圍觀的零號、甲賀忍蛙小小的驚呼了一聲,因為不解其中奧妙,只從旁觀的角度看得話,凌默現在的行為……有點變態哈,和個病入膏肓的戀物癖晚期似的。

    暫時顧不上管別人是怎么想自己的,感覺到手里的信封已經“解鎖”之后,凌默便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將信封遠遠拿開,然后用力擦了擦自己的嘴巴,表情很是嫌棄,那模樣,仿佛遭人強行玷污了一般!

    零號在一旁看得嘴角抽搐,心中不禁感慨:

    這一幕若是讓信封的主人看到,估計少女心都會碎一地吧。

    很快她就發現自己錯了,太小看凌默前隊友們的變態程度了,只見那信封中飄出了兩張折疊的整整齊齊的信紙,而在信紙的折口處,居然還印著一個一模一樣的鮮紅唇印!

    零號:“……”

    逼著爸爸給你兩個間接親吻就那么香嗎?!你這個毫無廉恥之心的壞女人!話說裂空教派的這手封印術能不能教教我,親吻不親吻的無所謂,主要是為了情報保密!

    當看到信紙折口處還有一個唇印時,凌默臉上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仿佛早已經習慣了一樣,這一次他嘴唇碰觸的更輕、持續的時間更短、擦嘴的動作更加的用力,終于,這信紙沒再鬧出什么幺蛾子,老老實實的展開了。

    凌默拿在手中,定睛一看,上面第一段娟秀的小字,就讓他眉毛一挑:

    “親愛的隊長弟弟,請放心,唇印是副隊長親口印上去的,所以你沒有被我玷污。不過順便一提哈,這些年來,副隊長的唇膏口紅都是我送的,因為這樣在你們親吻或者咬咬的時候,我多少能有點參與感,真是賺大了,咱們冒險團里只有我想到了這個方法,我實在太冰雪聰明了呢。”

    這唇印居然是那個該死的女人的嗎?!

    一想到這一點,凌默心中就像吃了蒼蠅一般難受,他用力的呸了一口,將嘴唇擦得一干二凈后,這才繼續看了下去:

    “親愛的隊長弟弟:

    寫這封信時,我正位于我的母教——裂空教派的核心實驗室中,接受全面的身體檢查,用以檢測這副號稱“神之使徒”的軀體,有沒有出現什么故障。

    本來我還舒服的徜徉在溫溫的月亮井水之中,忽然聽到工作人員聊起你的事情,驚聞我最親愛的隊長弟弟遭遇如此慘劇,我傷心的哭了:

    我那晶瑩剔透的淚珠,順著我的天然臥蠶、我嬌俏的鼻子、我飽滿的蘋果肌,一直流到我精致的下巴,然后啪嗒啪嗒如同珠落玉盤般,眼淚滴落在我瘦削(xue)的鎖骨上,滾落進我高聳的36E中間、那幽深的*溝里面,沒有一點點防備。

    悲傷過后,我那七竅玲瓏的心里,就只剩下滿滿的自責。

    秀外慧中的我,對其他幾位隊員的異狀,其實有些隱隱約約的察覺,尤其是副隊長莫名其妙的找我要禁咒卷軸,更讓我心頭籠罩了一層不安。但即便我再怎么聰明伶俐,也完全想象不到,那幾名惡毒的、爛了心腸的家伙,居然會干出如此喪心病狂、喪盡天良的事情!

    唉,如果才思敏捷的我,能把當初那些異狀告訴你的話,我最親愛的隊長弟弟,你心中就能有所防備,不至于落到這么悲慘的田地了。一想到這里,我就忍不住輕輕蹙起黛眉,嬌軀顫抖,如同西子捧心般,自責、心痛到無法呼吸。

    當我心中的悲痛稍減,重新又吐氣如蘭時,我忽然發現,現在這豈不是一個極好的、俘獲隊長弟弟芳心的機會嗎?

    我親愛的隊長弟弟,不要以為和副隊長分開,生活就戛然而止。我可以絞盡腦汁的去吸引你,我可以細細描畫,可以比副隊長愛你的時候,更謹小慎微更從容機智的去愛你,我想,如果你允許咱們的故事發展下去,咱們大概會擁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所以,等你舔舐完傷口之后,如果有其他溫柔的手伸向你,可以請你嘗試著握緊嗎?陌上花開,花好我也好,君可緩緩歸矣。

    啊,好像有些跑題了,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從我拿起筆,準備向你寫信開始,就總忍不住走神,回想著和你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你喜歡的不喜歡的我都記得,哪怕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你無意間說過的一句話、做過的一件小事我也都記得,和你有關的,我從來都記得。只可惜,即便我這么仔細的去想你,咱倆間單獨的故事,也只夠想一個小時。

    親愛的隊長弟弟,有時候,連我都會羨慕,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有時候我也會被你氣的半死,你為什么要對副隊長那個賤人那么好?你知道她有多過分嗎?她居然對我說,自從有了你之后,她才知道女人的膝蓋是可以碰到肩膀的,讓我嫉妒的發狂!不過,每當我壓不住自己的嫉妒心時,我就會去買兩根冰淇淋,一想到我把你那份也給吃了,我就寬宏大量的原諒你啦。

    哭著、想著、寫著,寫到這里的時候,我忽然有點餓了,果然美貌不能當飯吃。我找了些水果,塞入我的櫻桃小口中,用我的貝齒細細咀嚼著。果糖的甜味一下子點燃了我思維的火花:

    我此時最應該做的,不是去魔獸雨林里找你表白,那樣會暴露你的位置,為你帶來額外的危險;而是應該去找副隊長,把虛弱的她狠揍一頓,把她打成重傷砸成智障削成人彘,這樣就可以為你出一口惡氣,贏取你的真心啦!

    想到就要做到,擇日不如撞日,最好的時候就是現在,走起!”

    到此處,第一張信紙上的內容戛然而止,前面的字跡非常娟秀,越到后面越飄逸,顯示出寫信者那激動的心情,尤其是最后一句話字跡龍飛鳳舞,“走起”的最后一畫拉的老長,即便是只看這信紙,也能想象得到夏爾米此時是多么的迫不及待。

    心中略略感動的同時,凌默也有些哭笑不得,為夏爾米小小的默哀了一下。果然,當他翻到下一頁的時候,信上的字跡開始變得工工整整,飄逸之氣沒了,反而透出一股子消沉之氣,明顯是倒了大霉:

    “沒打過她。

    副隊長那個賤女人,明明已經身受重傷了,精明強干成熟干練的我居然還是打不過她!事實上我非但打不過她,還被她狠狠地揍了一頓!就連我那冰清玉潔的嬌俏臉龐,都被副隊長的腳丫子踐踏了!

    腦子里塞滿了肌肉的暴力女!內心陰暗陰沉到可以磨出墨水的陰沉女!我詛咒你早有晚有一天,會以最凄慘的樣子,死在你最愛的人拳下!

    等等啊,我這么想、這么詛咒她,豈不是又習慣性的去依賴我最親愛的隊長弟弟了?作為新時代的姐系人物,夏爾米你要振作呀!狐假虎威算什么本事?靠自己去擊敗副隊長,親手將她擒到隊長弟弟面前,逼她下跪認錯,然后再殺了她,才能更好的贏取隊長弟弟的芳心呀!

    仔細想一想,你可是集合了裂空教派幾百年的智慧結晶,才制造出來的“神之使徒”啊!不就是一個小小的服從教派的暗殿殿主,你肯定有辦法對付她的!慢慢的,好好的想一想……對了!開啟神之使徒的最后封印,完成究極元素化,就一定能戰勝副隊長了!

    沒關系的,鐘靈毓秀的我一定會成功的,即便是失敗了,也不過會變成一道永不停歇的閃電罷了,也算是為龍之魂計劃起到很大的推動效果了。不管了,反正我已經將我最重要的東西儲存下來了,放入了封印之箱,雖然不一定能親手交給隊長弟弟,但我想他收到之后,還是會很開心吧?

    啊,不想這些有的沒的了,我已經吞下第一口那通往天國的圣水了。從鏡子中我已經能看到,我的眼球突出,布滿血絲,我的五官扭曲著撕裂,但我的舌頭還在渴求著舔舐它們……啊,我臉上是多么愉悅的神情,我已經在享受這份通往天國的愉悅了……

    不夠,還不夠,我蹣跚的走到圣湯邊,翻了進去,我發出了愉悅的嚎叫。我的皮膚,骨頭,心臟,都融了,鋪成通往天國的大路……我緊致姣好的肉體不過是丟在塵世間的垃圾,與元素融為一體的靈魂,已抵達那永恒的天國……

    我成功了…還是…我結束了…?我…親愛的……隊長弟弟,求你,

    不…要…忘…記…我……”
二八杠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