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其它小說 > 超神機械師 > 1159 命運之子的預言
    閃耀世界,自由探索區,摩多文明地盤。

    “轉魂雙子逃走了?!”

    拉各斯接到軍方使者的遠程通知,不禁吃了一驚,臉色有些擔憂,倒不是關心此事,而是擔心影響到針對黑星的計劃。

    “你們能把轉魂雙子抓回去嗎?”

    軍方使者搖頭,“破碎星環不是我們的地盤,遍布著黑星軍團和本地文明的監控網,我們無法抽調人手大張旗鼓行動,而目標能使用轉魂儀,隱蔽能力驚人,所以估計是抓不回來了。”

    “那計劃……”

    “放心吧,計劃照舊。”軍方使者笑了笑。

    見狀,拉各斯臉上浮現疑惑之色。

    丟了一件特殊的宇宙寶物,怎么高層好像一點也不緊張的樣子?

    “你好像一點也不擔心?”

    軍方使者擺了擺手,“沒事,不需要特意派人搜捕,他們自己會回去的。”

    “莫非……”拉各斯表情微動。

    軍方使者正了正臉色,道:“這不算太高級的機密,此次高層讓我轉告你,不用擔心轉魂雙子的問題,照常執行計劃。瑪威爾項目的負責人很早就請超A級魔法師在轉魂雙子身上秘密種下了觸發型精神法術陷阱,塑造了隱藏的副人格,完全忠于摩多文明,只要激發,就可以讓他們自己乖乖回歸。”

    “原來是這樣……”拉各斯下意識點了點,可眉頭又是一皺,“但這樣的話,為什么不剝奪轉魂雙子的自主意識,直接控制兩人呢,非要冒風險干嘛。”

    軍方使者不以為意,“控制轉魂雙子很簡單,他們就算再詭異,也不過是中低層超能者而已,但你覺得,瑪威爾計劃執行這么多年了,難道沒有做過任何實驗嗎?只要是你能想到的方法,我們基本都嘗試過了。

    然而結果表明,只有轉魂雙子具有完全自主的獨立意識時,他們才可以動用轉魂儀的能力,除此之外,任何妄圖通過操縱轉魂雙子的身體來使用轉魂儀的手段,全部都不可行,哪怕只是進行簡單的洗腦,轉魂儀也不再承認兩人的使用資格,所以咱們只能像現在一樣半強迫。”

    “為什么會這樣?”拉各斯好奇。

    “我怎么知道,看上去就像轉魂儀認準了轉魂雙子一樣,估計和靈魂的奧妙有關,十分唯心,正是因為不講道理,所以我們才把轉魂儀劃到宇宙奇觀的范疇之中,要是能弄清楚為什么,哪里還有轉魂雙子的事情……”軍方使者哼了一聲,“他們倆雖然詭異,但本身挺弱小,不算什么威脅,只是能夠借用轉魂儀的力量,才會讓人如此忌憚,就和手里拿著槍炮的小孩一樣。”

    “明白了。”拉各斯頷首。

    “嗯,你了解情況就好,總之,轉魂雙子的問題不需要你管,操心好黑星就行。”

    說罷,軍方使者切斷了通訊,屏幕黑了下去。

    拉各斯關閉虛擬屏幕,呼出一口氣,稍微放下了心,臉上露出了笑容。

    雖然出了點意外,可在他看來,針對黑星的計劃順利開展才是最重要的。

    ……

    破碎星環某荒蕪宇宙帶,一個隸屬于摩多文明的秘密資源據點正在遭受黑星軍團武裝艦隊攻擊,激光縱橫,火光四起。

    戰場的畫面通過量子網絡頻道傳輸到千光星系的基地主控室中,伊索等一群干部都在遠程監視著戰局。

    沒多久,畫面中的戰斗便結束了,黑星軍團艦隊殲滅所有敵人,打下了據點,正在收繳戰利品。

    “非常好!我們又搗毀了摩多文明的一個秘密據點!”遠程觀戰的尼洛笑了起來,“這都多虧了伊索閣下的精準預言,幫助我們找到了敵人的基地。”

    有上司領頭,在場的干部紛紛開口,對伊索表示贊美。

    “小事而已。”伊索興致不高,擺了擺手。

    “哈哈,功勞就是功勞,您不用謙虛了,我讓人立馬把您接回來,好好犒勞一下您。”尼洛笑著問道。

    “我打算在外面逛一下,先不回總部了。”伊索搖頭。

    尼洛一愣,“那你準備在外面待多久?”

    “一個月吧。”

    “這么久?!”尼洛猶豫了一下,“我還是建議您盡早回來,說不定會有新的任務……”

    “你哪來這么多廢話,我在外面散散心的資格都沒有了?把我當成工具了?”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

    伊索瞇起眼睛,淡淡道:“還有,撤掉這些部隊和保鏢,我在散心的時候,不喜歡別人跟著打擾我。”

    “這……”尼洛一臉為難,“我不能隨便把人撤走,要是發生意外了怎么辦?”

    砰!

    伊索猛地一拍桌子,喝道:“怎么,我需要你的保護嗎?這些人跟得這么緊,我看是監視吧!我告訴你,把這些人給我撤了,不然我馬上回龍坦,我和黑星什么交情,輪得到你來管我?”

    尼洛表情一窒,暗暗有些惱火。

    這老頭以前挺好相處的呀,今天咋回事,吃了炸藥一樣,難道大姨夫來了?

    只是惱火歸惱火,尼洛還真不敢頂撞伊索,伊索畢竟是來幫忙的,代表著龍坦,并不是他的下屬,而且伊索還是長輩,既是龍座的養父,又是干爹的好友,他不好做什么。

    人家不想回總部,自己拗不過人家,總不能把人綁回去,不然就算干爹不怪自己,艾默絲阿姨那邊也不好交待。

    尼洛忍了一口氣,勉強扯出一個笑容,“既然你喜歡清靜,那我就讓護衛不要貼身跟隨了。”

    “這還差不多。”

    伊索轉頭瞥了一眼周遭的干部,隨意開口:

    “你們都聽到了?”

    兩人爭吵的時候,房間里的人員都停下了手頭的工作,噤若寒蟬,此時聽到伊索的話,眾人只好點頭回應。

    “不錯,就這樣吧,我先回房間了。”伊索淡淡嗯了一聲,負手在后,轉身踱步離去。

    望著伊索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房間里不少人的臉色都變得不太好看。

    “這老頭把自己當成什么了,這么傲慢。”一名天災級保鏢眉頭緊皺,“要不是軍團的命令,當我愿意保護他嗎?”

    “就是,這家伙真是不識好歹。”另外一人也是頗為不滿。

    “行了行了,少說兩句,再怎么說也是我的長輩,也許今天只是心情不好,他不愿意,那就別勉強了。”尼洛眉頭微皺,吩咐了兩句,掛斷通訊。

    說實話,他剛才有點想要上報給韓蕭,但是轉念一想,伊索剛剛立了功,只是對自己態度差了些,自己就要告狀,太像受了點小氣就找家長哭訴了,干爹希望自己獨當一面,自己這么做,或許會讓干爹覺得失望。

    “我不生氣……我不生氣……”

    總部辦公室中,尼洛小聲嘀咕著,果真覺得心情逐漸平穩下來,漸漸產生了一種佛系的感覺,冥冥感覺自己領悟了某種保持冷靜的特殊訣竅。

    ……

    “干爹!出事兒啦!!”

    大半個月后,待在閃耀世界黑星行宮的韓蕭接到了尼洛的傳訊,一接通就被尼洛的大嗓門嚇了一跳。

    “冷靜點,咋回事?”韓蕭把通訊器挪開了一點,順便伸出尾指掏了掏耳朵。

    “不好了,伊索不見了!”尼洛語氣焦急。

    韓蕭動作一頓,眉頭微挑,“你說的不見了是什么情況?”

    “就是失蹤了!他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找也找不到。”

    “你不是派人跟著他嗎,怎么被他走丟了?”韓蕭好奇。

    “我……”

    尼洛語氣懊惱,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因為伊索對保鏢表現出了排斥,所以這段時間保鏢沒有貼身跟隨,不打擾伊索散心,然而在一顆都市星球休整的時候,保鏢發現伊索失蹤了。

    “對了,他們還發現伊索在房間里留下了一條影像訊息,”

    “那老頭說什么了?”

    “他說是專門給您留的訊息,說讓您記得不久前的約定。”尼洛把影像播放了一遍,完全一致。

    弄清楚了來龍去脈,韓蕭摸了摸下巴,神色頗為微妙。

    就在大約一個月前,自己和伊索聊天的時候,伊索提到他準備趁機離開破碎星環,繼續旅行,與自己定下了心照不宣的約定,韓蕭第一時間以為這就是伊索失蹤的原因,這老頭要走人了。

    可是轉念一想,韓蕭又覺得有些不對勁。

    ‘奇怪了,老頭子明明說好幫我的忙,在超星團同盟的事情結束后才離開,現在就走豈不是不守承諾,莫非是他憋不住了?’

    韓蕭心念微轉,臉上卻沒有表露出來,只是對尼洛點點頭,道:

    “知道了,這事我會處理的,你先別管了。”

    “我……唉,好吧。”尼洛欲言又止,本來想為自己辯解一番,可是頓了頓卻放棄了,頹然嘆了一口氣,掛斷了通訊。

    韓蕭從躺椅上直起身,眼神變幻,手指輕輕點了兩下桌子,突然往虛空一拽,將菲利普從量子視野中捉了出來。

    “主人嗡,干什么呀。”

    “把伊索最近一個月的行動記錄都給我調出來。”

    雖然韓蕭覺得伊索可能是主動跑路的,但這種時候,還是謹慎查證一番比較好。

    很快,菲利普便搜到了記錄,韓蕭閉上眼,在大腦中飛速瀏覽。

    “唔,好像沒什么問題,十多天前還立功搗毀了一個摩多文明的秘密據點,立了功勞,似乎很正常……”

    韓蕭暗暗嘀咕。

    這些記錄看上去貌似沒有什么異常,但是他心里總有種古怪的直覺,感覺里面有貓膩。

    超A級的直覺一般都頗為準確,再加上伊索前段時間提出的危險預感,他心頭不禁有種不太妙的感覺。

    “不行,還是得找他查證一下。”

    本來自己和伊索的約定只是象征性追捕,暗中放他離開,若是自己真把伊索抓回來,有了前車之鑒,艾默絲肯定有了防備,必定嚴加看管,伊索估計又沒法跑了。

    不過謹慎起見,韓蕭還是決定把伊索抓回來問問……反正老頭子先不守約定,就算自己弄錯了,也不是咱吃虧。

    心念一定,韓蕭給尼洛發了個命令,讓他指揮破碎星環的部隊,全力搜尋伊索的蹤跡。

    緊接著,韓蕭站起身,大步走出房間,一路來到了一間私密的實驗室。

    實驗室中有一個半透明的休眠倉,沉睡的洛迪就被關在里面,周圍分布著信息態約束器,正是未徹底完成轉化的命運之子子體。

    “伊索老頭預言厲害,他要是鐵了心想跑,除非是尼洛、弗丁他們親自出馬,否則光靠手下還真不容易抓他,不過嘛,現在我手里現在也有靠譜的預言人才了……”

    韓蕭心里暗暗一笑。

    以前自己只是個假的“預言家”,只能靠玄學碰運氣抓住伊索,這次可不一樣了,自己手里有了一個正牌的預言大師。

    預言家能看到未來的多個可能性,切磋起來,情況可以大致概括為“我預判了你預判的我的預判”,誰套娃厲害,誰就能壓人一頭。

    雖然洛迪只轉化了一半,難以主觀控制自己的能力,預言的主題基本隨機,但以命運之子的特異性,應該能和伊索過幾招。

    韓蕭在休眠倉操作了幾下,沒多久,洛迪便蘇醒了過來,茫然睜開眼睛,呆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看到倉外的韓蕭,他不禁腦袋一縮,弱弱道:

    “黑星閣下?”

    “你醒了。”韓蕭打開倉門,笑道:“我有一件事要你幫忙,需要借用你的預言能力。”

    “啊?可我還沒法操控這個能力啊。”洛迪有些慌張。

    “你盡力就行……還記得那個也能見到你的老頭子吧,高高瘦瘦的那個,幫你說話的那個。”

    “我記得。”洛迪連連點頭,以前和伊索見過面,印象深刻,自然記憶猶新。

    “那家伙和我玩捉迷藏,我現在要找到他,你在腦海里不斷念叨他的名字,然后觸碰我的身體,嘗試觸發與他有關的預言。”

    “那、那要是沒得到有關預言呢?”洛迪弱弱問道。

    韓蕭笑了笑,語氣卻是不容置疑。

    “那就一直試到成功為止!”

    聞言,洛迪頓時打了個寒顫。

    他還無法操控自身預言能力,需要與人接觸,而且必定會昏迷過去,醒過來之后會十分虛弱,那種滋味可不好受。

    這一刻,韓蕭的笑容在他眼里猶如魔鬼一般。

    “準備好了嗎?”

    “好……好了。”

    洛迪知道自己沒有拒絕的余地,咽了口唾沫,在腦海里瘋狂念叨伊索的名字,只希望自己超水平發揮,一次就成功。

    他顫顫巍巍伸出手,觸碰韓蕭的手臂。

    在觸碰的瞬間,洛迪像觸電一樣渾身打起了擺子,要是不知道的人看了,還以為他在跳震感舞。

    “啊!”

    幾秒過后,他猛地發出一聲短促,兩眼一翻,仰面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韓蕭見怪不怪,從兜里掏出一管翠綠色注射藥劑,給洛迪扎了一針。

    現在自己能觀測到洛迪,就代表著可以產生實際接觸,洛迪暈厥的原因是他一個普通人擔負不起能力的損耗,吃點相關藥劑就能加速他的蘇醒……這是韓蕭做了十幾次實驗后得出的結果。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洛迪眼睫毛一顫,緩緩睜開眼睛,模糊的視線重新清晰,只見韓蕭魁梧的身軀半蹲在面前,一雙灼灼的目光緊盯著自己。

    “告訴我,你看到了什么?”

    洛迪害怕地縮了縮脖子,回憶起夢中的畫面,看了眼韓蕭的臉色,小心翼翼道:

    “我、我看到了你和一個黑裙女人卷入一場戰爭,無數戰艦在你們手下爆炸,而在你們腳下躺著一具尸體……”

    “尸體?”韓蕭一愣,前世的劇情涌上腦海,下意識道:“伊索的?”

    “對,就是他的。”

    韓蕭微微瞇起了眼睛。

    前世,正是因為伊索的死亡,龍座失控犯下了屠殺行為,違背了宇宙高級文明間的和平協約,于是遭到圍剿,最終失蹤,生死不知。

    這是世界線的收束?還是因為一些我不知道的原因?

    “有點意思,總感覺有人在背后算計著什么……”

    韓蕭抱臂而立,一只手用中指撓了撓下巴的胡茬,若有所思。

二八杠游戏下载